三彩家大面积拖欠房东租金 “高收低租”背后或面临爆雷危机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01日

       京报本来是想省点心, 不用自己租房子打理。 李辉(化名)将房子委托给长租公寓品牌三彩家,

却意外惹来不少麻烦。 平台已经欠了他三个月的房租。 和李辉有类似经历的楼主不少。 由于三才的家分布在多个城市, 因此受到影响的房东也很多。 华夏时报记者所在的一个维权群里, 有近500名维权房东, 遍布全球。 西安、天津、杭州、成都、重庆、广州、长春等城市。 受疫情影响, 三彩家近期资金链相当紧张, 大量租户拿不到押金。 有专家分析, 三彩家的财务危机可能导致公司爆炸, 这可能与乐家公寓的命运相似。 “两头拖欠”李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他于2019年6月将房子委托给三才家, 月租4000元, 空置期每年10天。 我每月支付一次房租, 但最近 1-3 个月没有收到房租。 与三彩家族商议后, 对方表示, 要么签订补充协议, 要么签订终止协议, 要么上法庭起诉他们。 三财家在补充协议中提出, 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不可抗力, 公司经营困难, 故将在2020年3月至2021年2月分期支付疫情期间1、2月的未付租金。 协议 双方对违约责任没有约定。 三彩家提出的解约协议称, 原合同已终止, 因疫情原因, 三彩家拖欠的租金将分三期支付, 双方对违约不追究对方责任。 许多房东表示难以接受三彩家提出的解决方案。 “疫情虽然是不可抗力, 但并没有影响到房子的出租, 大部分租客都交了一年的房租, 疫情期间的房租都收到了, 为什么不给我们呢?” 另一方面, 近期有不少租户向《华夏时报》记者报道, 三才家拖欠房租押金。 刘莉(化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她在成都租下了三彩家的房子, 押金1800元。
        到账的时候, 每次(三彩家)都说正在办理, 只能每周二付款, 但是等了一个月, 还是没有消息。 后来我打12345市民热线投诉, 就拿到了押金。 针对房东拖欠房租和房客押金一事,

《华夏时报》记者联系到三彩家郝姓负责人, 后者默认公司拖欠资金, 并表示:“行业受 疫情, 我们理解业主和租客。客户的负面情绪, 三菜家平台提供生活服务, 部分租户和业主认为与三菜家有关, 他们自己不了解商家与平台的关系, 这很正常。 对此有疑虑 上述郝姓负责人还为华夏时报记者提供了近期的企业回应文件, 文件中, 三彩家创始人温宁回应:“我们接受所有的问题和所有的情绪 业主和租户。 , 我们只想识别真正负责解决问题。 三彩家是一个系统平台。 平台商家有公寓公司。 这些公寓公司与业主签订了每月支付一次租金的合同。 疫情期间, 截至2月25日支付日, 三彩家平台下的商户均未复工。 期间, 大量租客返还退租、租客拖欠租金、遭遇大量空置物业等情况, 导致部分房东1月和1月未能按时交租、 二月。 “除了大量资金拖欠, ‘高收低租’大肆扩张外, 《华夏时报》记者还发现, 三彩家存在大量‘高收低租’现象, 即 也就是高价收房, 高价卖出, 低价出租。李辉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将自己的房子委托给三彩家的费用是4000元/月 , 如果租给租客, 预付一年的房租, 租金只有3400元/月。这样出租的房子还是很多的, “租我3500, 给租客2700”, “拿 4300, 租客半年交3200”, “租给他们6000, 他们给租客4600”, “给我租金”7000, 租客租4900, 年付30%左右。” 在三彩家维权群中, 不少房东对其租房方式感到不解, 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一位三彩家前员工, 其表示, 三彩家80%的房源都是“高收入低租金”。 “高收入低租金”是三彩家的大举扩张。这家成立于2017年6月的公司, 目前已经布局24个城市, 上线2万套房屋。
       关于“高收入低租金”模式之争, 在三财家提供的文件中, 文宁回应称:“淡季低价出租快止损。”我们认为, 在旺季高价卖房来筹集资金、赚取服务费是正常的经营策略。 就像坐飞机一样, 淡季的机票很便宜, 但是春节这样的旺季, 机票就很贵。房屋租赁是民生,

这种行业不适合 e 赚取差价的方式。 不可能每个单位都赚钱, 也不能要求每个月都赚钱。 由于基数大, 公寓管理的物业总数的60%以上是盈利的, 已经可以支撑公司的健康发展。 我们应该根据一个周期的财务报告来判断发展是否健康。 上述前员工还提到:“我去年离开的时候, 公司还没有盈利, 我觉得三彩家的盈利模式行不通, 比如他们连海口的海景别墅都可以拿, 怎么可能? 租出去了?有的房子已经收回了3万元, 短租也涨了, 但是年租打了折扣, 推销员要付月租的一半, 还有房费 维护。他们是怎么赚钱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潘鹤林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长租存在“高收入低租金” 公寓行业。 目的是通过补贴和各种折扣快速抢占市场。 但是, 一个企业要想健康地经营, 至少要保持一定的利润率, 哪怕利润微薄。 但“高收入低租金”显然会很危险, 比如这次面对疫情, 房屋出租率下降, 很可能导致资金链断裂。 上海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喜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现金流对于企业来说非常重要, 长租公寓是“二房东”的业务, 长期“高 收入低租金”肯定会面临亏损, 资金链紧张。 三彩家的金融危机从去年开始显现。 上述离职员工表示:“该员工的工资最初是由银行直接支付, 后来改为第三方支付, 并没有一次性支付全部工资。去年7月左右, 大量的 天津分公司的员工已经辞职。” 一位业内资深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不方便公开评论三才家族, 但他的结局在意料之中, 指的是去年爆炸的乐家公寓。
        “换马甲”逃避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 近期, 三彩家频繁使用“诚诚寻房”品牌进行宣传和业务推广。 李辉说, 当初签合同的时候, 明明说自己是三才家, 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诚诚找房, 现在租房管家的朋友圈变成诚诚找房了。 屋。 记者看到, 在李辉和三彩家签订的合同上, 合同首页有一个三彩家的大标识,

下面一行小字写着“你的管家”, 受托人写着城市房屋租赁集团( 西安)有限公司杭州分公司, 合同背景有三彩家水印。 对于三彩家与诚城方方的关系, 三彩家郝姓负责人表示, 三彩家属于生活服务业的管理体制, 诚城方方是三彩家的入驻商户。 平台开发初期有合作,

已经管理了少量房屋。 此后, 三彩家不再做房屋租赁业务。 但实际情况似乎远没有那么简单。 三才家和程程找房子, 还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天眼查信息显示, 与李辉签约的城市房屋租赁集团(西安)有限公司, 后来更名为城市社区服务集团(西安)有限公司。 温宁曾担任其法定代表人, 最近与房东签订了补充协议。 就是这家公司。 诚城走房是诚城置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诚城地产)旗下的公寓品牌。 郝飞是诚城走房的联合创始人, 持有诚城地产51%的股份。 身份为三才置业管理有限公司西安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负责人。在诚诚置业的历史股东中, 温宁和三才置业管理有限公司也出现了, 温宁还担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此外, 在诚诚置业的分支机构中, 还有大量的三才佳房屋租赁有限公司分支机构, 在海口、青岛、徐州、贵阳、石家庄、大连等地均设有分支机构。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0-2011 济南纸业有限公司 jinanzhiye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weetmemoriessite.com) ICP备案号:琼U5-20118180